上官芳萍——与圣诞无关的圣诞故事

全是瑜小助手 2年前 浏览 670


 我给你讲一个与圣诞无关的圣诞故事呀!

 

十二月的北京霾有点多。冬日的市郊走灰色系路线,一副毫无生气的性冷淡风,压抑着人的呼吸道与心情。于是赶紧找了个有人气儿的落脚地坐下,泡杯热茶,调整好座椅靠垫。    


好的,现在故事开始。


❄️❄️❄️


 事的主人公叫上官芳萍,与很多都市人不同,她喜欢“慢”,喜欢只定往返机票而不作细致规划的旅行,喜欢玩胶片,喜欢等待的感觉……而她最具标志性的人物特点,就是离不开瑜伽。像其他所有的故事一样, 15年前的上官可能从未想过,瑜伽在日后会成为自己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如果说换一种生活方向就像是列车转了一次轨道,那么到目前为止在上官的人生中,这样的大转轨有两次。一次是在大学毕业7年之后,辞掉银行的工作去瑞典留学。另一次就是把人生的轨道开向了以瑜伽为中心的那个方向。

 

如果命运想要把你引向某个地方,全世界都会帮你。





 官芳萍与瑜伽的结缘属于传统故事中“无心插柳柳成荫”的那一型。大学毕业后,学管理学的她进入了一家银行工作。与大多数人开始选择学习瑜伽的原因一样,上官一开始并没把习练瑜伽当成一件严肃的事,只是单纯地想要选择一个运动下班后放松一下,而单位旁恰好有家瑜伽馆。对于择业问题,上官说自己一开始“只是觉得专业合适,喜不喜欢说不上。”在朝九晚五地工作了三年之后,上官第一次冒出想去“看世界”的想法。放弃一份稳定安逸的工作,选择去一个陌生的国度重返校园,在当时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件疯狂的事。面对自己如此疯狂的想法,上官一面不断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一面开始慢慢攒钱。解决好了心理与物质两方面的问题,在工作后的第七年,上官告诉自己:可以开始了。于是,命运的列车开始了第一次大转轨。


也许是因为这四年间上官的出国的想法越来越坚定,从一开始的考语言成绩、申请学校、找教授到后期的找房子等事上官都是一个人完成并且十分顺利,这让原先反对她出国的家人傻眼了,也让上官深信这是种冥冥中的命中注定。“如果命运想要把你引向某个地方,全世界都会帮你。” 喜欢北欧建筑风格及长袜子皮皮的上官没有选择热门的英美作为自己留学的国家,而是选择了瑞典,这个充满着她所热爱的元素的国家——“在这,能看见北极光。”只是当时她对瑜伽即将成为她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件事还浑然不知。






北 欧的冬天很冷,进行日常性户外运动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于是上官又开始练起了瑜伽。上官把自己定位为“自学霸型”人才,当时在瑞典的瑜伽馆没遇到合适的老师,她就自己上YouTube看不同老师的瑜伽视频,从中选择吸引自己的老师与课程作为自己习练瑜伽的向导。也是在这种情况下,上官接触到了Kino老师,接触到了阿斯汤伽(ashtanga yoga)。怀着试一试的心态,上官发了一封邮件给Kino老师,内容是自己习练过程中的困惑,没想到Kino老师特别友好地回复了,此后上官便与老师保持着长期的邮件往来,在这过程中她习练瑜伽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对瑜伽的理解与感悟也越来越深。两年后,上官去伦敦拜见了Kino老师并参加了Kino老师及她丈夫Tim老师的密集培训。上官生活的重心开始转向瑜伽。


在与上官交谈的过程中,她总能时不时地用《瑜伽经》里的话作为论据或例子,并不是有意地背诵经文,而是当她想告诉我某一件事或某一种想法的时候,会自然而然地从《瑜伽经》中去寻找源头。通过习练瑜伽,上官找到了一种自我认同的瑜伽的思维方式,并且这种思维方式也融入了她的生活,成为指导她生活的小智慧。所以上官一直说,瑜伽是24小时都存在的而不仅仅只是在垫上的几小时。一点专注、呼吸与冥想是上官经常提到的几个词。在习练瑜伽的过程中,上官爱用冥想与呼吸做引导,通过一点专注去完成自己想达到的效果。上官认为,冥想本身教的是方法,是一种体验,所以她特别强调“习练”。单纯听老师讲与学习各种瑜伽书籍并无法真正获得瑜伽的精髓,需要通过“习练”去亲自感受。

 



Sutra 2.1: tapah svadhyaya ishvara pranidhana kriya-yogah.

行瑜伽包含:训练并纯化感官;进行内省;献身于神。


——摘自《瑜伽经》第二章第一句







 国之后,上官成为了一名专业的瑜伽老师,开始了她的教学生涯。在她看来,一个好的习练者未必是一个好的老师,但一个好的老师首先是一个好的习练者。上官说,她不喜欢命令与说教。随机应变是上官上课的风格,她会根据同学的状态与动作的完成情况给出具体指令并且会空出30%的时间与学生互动。“我不是一个‘被培训’的老师,我对学生们所说的更多的是自我习练之后感悟的一个自然流露,当然这种教学方式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的,但我觉得自然表现自己,适合的学生就会被你吸引。”在当学生时臣服于自己的老师,去尽力做到老师要求的;在作为老师的时候要做“启发者”而不是“给予者”,这是上官对于师生关系的解读。她并不希望自己的学生紧紧依赖着自己——人生的路很长,上官更愿意当学生在习练瑜伽的路上陪他们走过一段的那个人,领着他们走一程。


“当学生达到一定程度,我就会把他们慢慢推开,教他们独立,让他们在没有老师的状态下也可以习练,这才是生命的意义。”瑜伽教会的是如何接纳自己而不是强硬地去改变。上官也一直引导学生要把瑜伽当成一种生活状态而不仅仅一种健身工具,在每日习练中学会接纳自己好的、坏的各种不同的状态,培养观察性的平静的大脑而非一昧的批判。





 今上官的工作围绕着瑜伽,但又不仅仅只是一名瑜伽老师这么简单。她会参与一些瑜伽的翻译工作,做一些与瑜伽有关的跨行业试验。例如利用瑜伽的思维给H&M的员工进行人力培训,引导员工们通过冥想去发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自身的价值在何处。


回想起20多岁的自己因为对自我的人生选择与做检察官的父亲对自己的期望不同没少起冲突,上官说如果给她一次的机会,还是会选一样的路。“可能沟通方式会有所改变,不会那么横冲直撞,但不会不去做,不然就是对自己的人生不负责。”说这句话时,上官微笑着,平和的眼神多了几分坚定。人生只有一次,唯有勇敢听从内心并为之奋斗才算不枉此生。上官芳萍,内心的确光明如雪。

 




 夜的霓虹已经亮起,大堂里的圣诞装饰已悬挂完毕。橘黄色的灯光打在姜饼人笑盈盈的脸上,等着给每一位风尘仆仆的过客推门而入的温暖,微不足道却让人油生希望。对上官来说,瑜伽是光。


好了,故事讲完。圣诞快乐。

 

❄️❄️❄️


摄影:Zoé


撰文:baobao张

编辑:汤汤

排版:蟀蟀




全是瑜 App下载
全是瑜 微信公众号